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油價暴跌,“三桶油”是堅持自產還是低價囤油?
 

    按照《國家石油儲備中長期規劃》,到2020年,我國可以形成相當于100天石油凈進口量的儲備總規模。但石油商業儲備規模應遠遠高于戰略儲備安全線。面對低油價買入好時機,國內企業油儲庫存卻相對飽和。

    4月20日,WTI一路跌至-40美元,成為石油歷史上又一個“黑色紀念日”。2020年初的國際油價暴跌,給“三桶油”拋出大難題:一方面保障國家能源安全,要求增儲上產;另一方面油價已覆蓋不了成本,產油就是虧本。 

    從今年3月國際油價暴跌以來,就不斷有觀點流出,國內“三桶油”的角色應從生產商向貿易商轉換,加大企業儲油能力,在油價暴跌時大量購進,充實國家原油庫存。 

    事實上,據財新報道,油價開始下跌后,3月7日至13日,中石化就增派了20艘船出海搶油。儲油能力與中下游煉化也直接掛鉤,而新冠疫情的影響是全方位的,除了上游開發生產,煉化板塊也由于停工停產,加工量嚴重下降。 

    能源咨詢機構伍德麥肯茲數據顯示,2020年前兩月,中國原油儲備(包括國家儲備和商業儲備)的儲能利用率從去年年底的72%已升至83%。各企業儲能已幾乎用盡。 

這種情況提示我們:作為原油需求大國、進口大國,建倉擴儲囤油,在國家安全戰略層面意義重大,在企業降低成本、調節各板塊盈虧層面也具有重要意義。

一、削減支出 但明確國內不減產

   國際油價暴跌后,國際石油公司相繼出臺削減支出政策,同時產量也相應減少。 

    英國石油公司公告稱,公司預計2020年資本支出比計劃下調40億美元左右,降幅25%,2020年公司油氣產量將同比減少7萬桶/日;康菲石油公司2020年資本支出將比原計劃下調7億美元,降幅10%,公司油氣產量相應下降2萬桶/日;雪佛龍2020年將削減資本支出40億美元,降幅20%,同時在美國Permian盆地的頁巖油氣產量將比計劃減少12.5萬桶/日,降幅20%。 

   截至目前,中國石油預計2020年資本開支下調20%到30%;中國石化初步計劃將資本開支下調2.5%,且正在動態調整2020年生產經營計劃;中國海油將年度投資壓減10%至15%,總成本降低不少于10%。 但與此同時,他們強調:保持國內油氣產量增產計劃不動搖。

   這與“七年行動計劃”和國家對“三桶油”增儲上產的要求緊密相關。 

    2016年-2018年中國原油產量從2億噸以上下降到1.9億噸。與此同時,原油和天然氣進口量不斷攀升。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4.62億噸,對外依存度超70%;天然氣進口量9038.5萬噸,對外依存度上升至39%,并預計到2030年達到44%。 

    正是這一系列嚴峻的數字,讓中央領導在2018年7月批示,要大力提升國內油氣勘探開發力度,努力保障能源安全。 

此后,“三桶油”紛紛制訂2019至2025年“七年行動計劃”。

    2020年本是深化落實“七年行動計劃”的上產之年。國內,長慶油田將完成上產6000萬噸的目標,塔里木油田也將向3000萬噸進軍,并將和西南油氣田一起,在今年誕生兩個年產300億方的大氣區,渤海油田則正式開啟年產4000萬噸的爬坡之旅。 

    然而才一開年,就遭遇疫情蔓延,進而油價暴跌至二十年新低。

    目前國內“三桶油”的桶油成本應對當前油價,十分吃力。財新進行報道時這樣描述:“生產一噸虧一噸! 

    對于如何看待增儲上產,財新近期采訪了業內人士和相關專家。中石油集團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所所長戴家權表示:“關鍵看你怎么定位國內產量,如果定位于國家能源安全、石油供應安全,那無論油價怎么低,國有企業的產量不會做大幅調整!

二、加緊儲備庫建設

    早在2007年,國家發改委就宣布中國國家石油儲備中心正式成立,旨在加強中國戰略石油儲備建設,健全石油儲備管理體系。決策層決定用15年時間,分三期完成石油儲備基地的建設。

    按照《國家石油儲備中長期規劃》,到2020年,我國可以形成相當于100天石油凈進口量的儲備總規模,分三期完成石油儲備基地的硬件設施建設。  

    隨著國際油價的走低,在浙江自貿試驗區,包括英國石油公司、道達爾等國際能源巨頭在內的幾乎所有油氣企業都加大了原油儲備力度。 國內一些民營煉廠已經開始使用一種“軟體油罐”來儲運石油,價格低廉且處置靈活。

    近年來,國家鼓勵社會資本參與石油儲備設施建設運營,保持國家石油儲備規模與石油消費總量相適應。儲油不僅是國家戰略安全需要,也是企業調節運營、抵抗風險的需要,拓展儲油容量在低油價期填充庫存,應該成為能源企業多頭并舉中的一舉。

 

 


 

 
版權所有:南京海邦貿易有限公司 蘇ICP備17007274號
关于老新疆时时彩票